首 页
课程负责人 教学队伍 课程描述 自我评价 实践教学 课程规划 课程资源 政策制度
  今天是
教学新闻
 
当前位置: 首 页 >> 教学新闻 >> 文章详细页面
多地银监局推专营化改革 银行同业业务扩张受限  [2014-4-21]
    

遭遇了去年夏天史无前例的“钱荒”危机后,加强银行同业业务的监管早已摆上决策层的桌面。知情人士向网易财经透露,虽然全国没有统一推进,但目前包括深圳、福建、四川等多地方银监局已发文要求商业银行进行同业专营部门制改革,并且规定了改革时间表。

银行同业业务治理体系改革被视作开创银行业改革开放新局面的重要内容。但业内人士认为,由于大部分银行并没有达到专营机构的设立要求,具体推进措施和效果还有待观察。

地方监管局发文 提出同业业务改革时间表

2013年夏天那场著名的“钱荒”发生后,使得商业银行的同业业务混乱局面引发越来越多的关注。而作为今年监管部门的重头监管领域,决策层已经加快布局推进同业业务的监管改革。

据知情人士透露,虽然现在银监会层面还没有下发同业业务改革的具体文件,但包括深圳、福建、四川等地方银监局已经下发了地方通知,要求商业银行的同业业务由总行专营机构统一管理。

而网易财经获得的一份某地银监局的监管通知显示,两家股份制银行被明确要求成立改革领导小组,制定改革任务和时间表。该监管局提出,要在一季度末提出改革方案,并在六月末同业业务专营机构改革要初见成效。

通知明确要求,同业业务方面,由总行建立专营部门单独经营,其他部门和分支机构不再经营,分支机构不能做资产转让、卖出回购、买入返售的同业业务;并且分支机构不再银行间市场单独立户,已开立账户要限期销户。

一位城商行内部人士向网易财经表示,同业业务的改革不是收归总行而是由总行专营机构统一管理,在激励、成本核算、风险控制、产品创新与推介以及前中后台系统管理等方面统一由总行事业部管理,而分支机构相应的业务条线仍然从事相应的业务。

近年来,同业业务迅猛增长的同时也曝露出一些列的风险事件,引发监管层和市场的高度关注。早在去年监管同业业务的信号就频频出现,但这份为称作“9号文”的文件却迟迟没有正式亮相。

所谓同业业务是指商业银行向各类金融机构开展的资金融入和融出业务,包括代理同业资金清算同业存放债券投资同业拆借外汇买卖衍生产品交易、代客资金交易和同业资产买卖回购票据转贴现再贴现等业务。

据相关机构不完全测算,银行业整体同业资产规模也已超过15万亿,占银行业总资产的10%。

分析人士指出,同业业务监管同步推进,基于的大原则是风险隔离和增加风险抵补。在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本月发表的一篇署名文章中,这项业务改革也被视作是开创银行业改革开放新局面的重要组成部分。

同业收入占比高 银行过度创新搅乱市场

过去两年,国内银行的同业业务经历了爆发式增长,成为信贷投放的一个重要来源,并且也是银行盈利的重点业务。

中信银行副行长曹国强早前撰文指出,近年来,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和金融脱媒的深化,商业银行同业业务逐渐兴起,其横跨信贷市场、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的业务特质使之成为最具创新活力的业务领域。同时,传统息差收窄、上市盈利压力以及利率市场化加速推进等多重因素作用,也使得商业银行越来越关注同业业务,许多银行将同业业务作为与公司业务、零售业务并列的三大主营业务之一。

有业内专家对媒体测算,从已披露的上市银行业绩中可以发现,同业业务利息收入是支撑利润数据的一大亮点,占大多数上市银行非贷款利息收入中的比重已经达到50%左右。

申银万国在研报中指出,从各家上市银行买入返售和应收账款类债券投资的情况来看,截至去年年末,同业和投资项下非标资产(含票据)占比最高的是兴业、浦发和民生,占比分别为33%、20%和18%。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同业业务高速发展的同时,市场乱象也屡屡频发。由于过度创新,一度引发去年6月“钱荒”事件,根源在于为了绕过监管,商业银行通过同业贷款等所谓“创新”来谋求利润,全行业的过度竞争,扩张步伐过快,导致了市场上资金短缺,从而造成流动性枯竭。

某国有大行人士向网易财经透露,同业业务乱象具体看来包括业务前后台不分、机构总行分行不分、产品设计和资金运作按照信贷管理的权限划分,总行分行多头开发产品,分支机构自立门户直接进入货币市场拆借资金,多头办理同业业务等等。

据银行内部人士指出,同业业务的发展现状太混乱,即便是同一家银行的不同分支机构之间也存在恶性竞争,合规存在瑕疵,与一般信贷业务不同,同业业务资金量大,交易又不受地域限制,导致风险积聚。

“同业业务的不规范发展,直接助推了资金空转,抬高了融资成本,加大了期限错配和流动性风险,增加了银行体系的系统性风险。”一位地方银监局人士向网易财经指出。

上述银监局人士称,同业业务是一项传统业务,旨在解决银行临时性、短期性资金头寸调度业务,现在同业业务最大的问题是银行把它变成盈利方式,存在较大资金错配和流动性风险。

同业业务规范化 规模扩张速度预期将受限

前述地方银监局人士表示,同业业务改革的关键就是要回归临时性、短期头寸调拨的本质,控制同业业务的规模和比重。

长城证券银行业分析师黄飚认为,同业业务在总部设立专营部门来单独运营,由于分支机构不再经营,业务和风控流程以及规模扩张速度将受到明显影响,拨备和资本计提制度也将完善,业务成本将有额外增加。

“同业部门专营化改革将有利于现有同业业务规范化,减少目前同业业务过程中的操作性风险和流动性风险,但是短期同业资产的扩张也将放缓,这都有利于短期市场流动性,但考虑到银行的政策规避,负面冲击有限”,民族证券分析师表示。

对于改革所引发的人员变动,业内人士指出,分支机构的做同业业务的人员可能会保留下来,由总行统一管理,“同业业务需要很多经办人员,需要营销经验和人脉,靠总行管理型的机关人员,恐怕是搞不定所有业务的。”分析人士认为,预计同业业务的监管细则将会以正式文件在近期下发,但各家银行的落实情况,则有待观察,“实际操作中,大部分银行都还没有达到文件中对专营机构的要求,比如专营机构需要申领金融许可证,实行持牌经营,但是目前仅有工农的票据、兴业的资金营运、11家银行的银行信用卡、20多家银行的小企业、工农交的私人银行、工的贵金属,获得了专营机构的金融许可证。”